抖音小姐姐短视频

在江暖的抽泣声中,林清清终于了解了两人吵架的*。“所以你是因为那个美女秘书,所以觉得白骆出轨了?”她抱着自己的腿问道。

其实作为林清清来说,她觉得这件事好像的确是江暖无理取闹了。毕竟不管在那个公司里,文秘这种职业一般都是女性。而且尤其是总裁老板的文秘,除了处理一般的事宜,还是老板的脸面代表,所以长的好看一些也无可厚非。

如果江暖只是因为白骆的秘书长的年轻漂亮就和他闹别扭,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一些,这件事换成是谁都会生气。

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江暖又摇摇头。“清清,其实不完全是这样。”她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。“你不知道,这几个月以来,我能明显的感觉小白对我冷漠了许多。”

两个人从大学开始就在一起,在林清清的见证下几乎腻味了五六年,现在结婚了有了孩子,最初的激情褪去,过着柴米油盐的平淡日子好像是每一对情侣的必经之路。

“那你觉得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?”林清清只能直接询问江暖,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个丫头想表达什么。

目光落在了落地窗上,江暖咽了咽自己的口水。“清清,白骆已经连续一个月都是凌晨两点多才回家了。”她淡淡的开口,语气里却尽是绝望。

虽然作为一个公司总裁,工作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但连续一个月都是凌晨两点多才回家,这好像也的确有些问题。

“你有问过他吗?”林清清还是决定先不要误导江暖往最坏的哪一面想。“说不定他只是工作太忙了呢?”她觉得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。

冷笑了一声,如今江暖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可笑了。刚开始她也是拿白骆工作忙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,但是后来她慢慢从这个男人的西装上发现了一丝陌生的香水味。

端起手边的红酒杯,江暖把杯子里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。“清清,你们是不是都以为白骆特别爱我?”她的目光看像远处的时候,显得特别空洞。

毋庸置疑,身边的这些朋友都是这么想的。“难道不是吗?”林清清反问。

森林中有位纯美白精灵

在朋友们的眼中,任性的那个人永远就是江暖。而白骆就像是个爸爸一样,跟在她身后收拾着她的烂摊子,给她无尽的宠爱。

然而感情这件事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在旁人眼里只看见了白骆如何喜欢江暖,却从来没人看见江暖如何付出。

为了嫁给白骆,江暖放弃了自己家里安排好的门当户对的婚姻,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富二代。

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女儿能嫁给一个有钱人,起码江暖的父母并不这么想。他们只希望自己疼爱了一辈子的掌上明珠能被别人宝贝就好,至于那个人的经济情况,好不好都无关紧要。甚至他们觉得不用太好,门当户对就行。

但最终江暖为了白骆,还是选择嫁进了白家。白母不喜欢自己,这是从她嫁进白家第一天就知道的事。

所以一向没受过委屈的江暖学习着去讨好婆婆,学习着去做家务,学习去做那些零碎的家庭主妇才会做的事情。

不过就算是她把这些事情都做的尽善尽美,白母还是不喜欢她。因为这是由她原生家庭所决定的,所以不管她做多少努力,都没办法改变。

但江暖既然选择了和白骆在一起,她就没想过放弃。于是不管白母有多么嫌弃她,只要想到能和白骆在一起,江暖统统都打落牙齿和血吞。

现在呢?在白骆出轨面前,这一切的隐忍似乎都没有意义了。“清清,我很爱白骆,很爱很爱。”说完这句话之后,一滴眼泪从江暖的眼角滑落下去。

“我从他的衣服上发现了别的女人的香水味。”这件事算是家丑,江暖本来没打算告诉自己这些好朋友,但眼下也瞒不住了。“而且我去过他们公司,哪个秘书的确长的很漂亮,起码比我漂亮的多。”扬起嘴角,她露出了一个无比苦涩的笑容。

在感情里,好像用情越多的那个人就越卑微。尽管江暖自身的条件也不算差,但在看见那个更加年轻貌美的秘书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自轻自贱。

看着这样的江暖,林清清不由觉得更加心疼了。“暖暖,你没有什么地方比别人差,你也应该信任白骆才对。”她还是觉得白骆不可能是那种人。

哭着摇头,江暖心里已经悲伤透顶了。“清清,你不知道,白骆他最近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。我觉得再这么待下去,我可能会在这个家里抑郁而死。但是我不能死,我爸妈就我一个宝贝女儿……”她说着说着,忍不住抽泣了起来。

有些事到了挽回不了的时候,就没必要再挽回了。看着江暖,林清清脑海里只能出现这么一句话了。

其实看着江暖痛苦,她心里也一点都不好过。“暖暖,你舍得和白骆离婚吗?”

大学到现在,江暖和白骆两人已经在一起八九年了。今年再过去一年,就是第十年了。然而熬过了以往那么久的岁月,却偏偏熬不住这最后一年了。

大概是见惯了两人在一起的样子,所以林清清根本想象不到江暖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,也根本想象不出来白骆和别人在一起的模样。“不然我去找白骆聊聊?说不定真的只是误会。”林清清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。

拼命拉住了林清清的胳膊,江暖阻止着她。“清清,不要。”她的头发散落下来,搭在了她满是眼泪的脸上。“我不想失去最后一点自尊,我不想最后都那么狼狈……”

就算是江暖不说,林清清也知道她在害怕什么。她怕白骆真的出轨了,她怕最后这个男人亲口承认的时候她反倒是受不了了。

拿这样的江暖一点办法都没有,林清清只能回抱住了她。“暖暖,总会有解决的办法,别怕。”她轻声安慰道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